丝瓜视频色区

♂? ,,

这个位置很微妙,和文臣首领敛容并排。

但是,平涬王显然不掌管武将,他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位置。

这个位置,应该是兵部尚书扶卿。

显然,这件事情敛容和扶卿最后的决定是把君轻寒推到前面来,因为两人都清楚平涬王和女帝的关系不简单,也明白如今的君家家主代表着什么。

所以,按照现在的排位来看,君家应该是恢复到了当初无冕之王一般的帝王。

他看上去不是很起眼,但是权势却无人忽略。

这些微妙的东西,都在悄然变化。

而凤玄群臣都适应良好,没有人表现出任何不满。

事情的关键再次回到了敛容和扶卿身上。

敛容如水,他的性子亲和力太强,再加上胸有乾坤,很容易让朝臣同心同德。

而扶卿铁腕,她杀伐果断,形成了一定的威慑力。

奈奈初夏风采极致迷人

这两人加起来,就是一颗糖和一柄刀,一个负责安抚一个负责震慑,朝中自然安稳。

贺兰子笙轻叹,“贤相难求。”

同为帝王,目前沧月帝国的丞相还是他的母亲贺兰龙月。

但若是有朝一日,贺兰龙月驾鹤西去,而他还没有物色到自己心仪的丞相……

就在夜倾止和贺兰子笙两人心中各有思索的时候,祭坛上已经奏起“景平之章”,女帝君轻暖和凤后子衿两人,已经回到主位开始祭玉帛。

执玉帛者顷万国,意为女帝天下共尊,四方诸侯当亲如兄弟。

这一个环节,本质意义其实最为重大。

后方各个诸侯国王者,诸如南王景序,东海王百里雪等人,皆面色肃然。

但君轻暖自己其实并没有太大感觉,只是觉得能和子衿一起经历过这些,让她的人生充满了甜蜜和豪迈。

子衿心里也澎湃不已,眼底噙着与有荣焉的异彩。

但终究祭天大典当肃穆庄重,两人皆没有说话,甚至都不曾传音。

身后,夜倾止难免感慨不已,“此等盛况,千载难逢。”

叹息完毕,又不由多看了子衿两眼——

日后麒麟皇封禅,场面又是何等壮观?

不知为何,只是想着,他心中便也腾起一股凌云气息。

他自是不能和麒麟皇子衿相比。

但是,他好歹也是紫龙一条,是麒麟皇政治格局当中,极为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所以,天地大势起,有他一角立天地!

转眼,礼乐队开始奏“奉平”、“嘉平”、“永平”之章,舞“干戚”、“羽龠(yue,乐器,似笛)”,开始初献、亚献和终献之礼,节奏非常快。

这原本的祭天,需要足足四个时辰,天黑之前根本都不能结束。

但是,在敛容大改之后,将初献、亚献和终献融合成一次,三拜九叩的取消也省去了不少时间。

再加上取消了其中的文武“八佾(yi)舞”(64人组成的古代天子专用舞蹈)以及部分其他细节,整个祭祀都紧凑了很多。

子染甚至都忍不住调笑,“这样一来,越发显得凤玄女帝霸道铁血,雷厉风行了。”

凰茯笑着,“那是自然,她可不是寻常人。”

君轻暖叫她一声“师姐”,但凰茯清楚的明白,君轻暖的路才走了一个开端。

她的未来不可窥探,那是众人仰望不及的归路。

而程,子熏的注意力都不在祭天上面。

以至于,从祭天大典开始之后,他就闭上了眼睛,恍若把自己和所有人都隔绝了起来——

他们这些从觞昀大陆来的人,除了已经在凤玄入朝之外,其实都是来观礼的,只要在祭台边上就可以了,并不需要上前循礼,所以空闲了下来。

转眼的功夫,礼乐已经进行到了”熙平之章”。

紧接着,开始送帝神。

当君轻暖和子衿两人回到望燎位,礼乐奏起“太平之章”的时候,子熏睁眼笑了!

短短一个时辰时间,他们竟然把祭天大典给结束了!

这么快,就算檀寂有所准备,也估计错了时间吧?

子熏笑的不能自已,微微咬了唇,仰头看时,却见天空中祥云滚滚,一片瑰丽景象。

东来紫气如同霞光,照亮了半片平山。

这种盛景,令人震撼不已——

此时,临霜已经下来了,就在子熏身边。

而子熏还未来得及问为什么,只是心下想着:

这场面檀寂看到,怕是要气死了?

子熏想着,上前两步来,迎接君轻暖和子衿走下祭坛,忍不住笑着,“陛下当真天命所归,瞧瞧这天上。”

“说的我自己都信了。”君轻暖闻言轻笑,抬头看了一眼天穹,心中茫然又震撼。

从未听说过哪一次帝王封禅有如此盛景。

她是当年经历过轩辕家初代封禅的,但是当时也只是蛟龙腾空之象,眼下这种云蒸霞蔚,可真让她不明所以。

但让她更想不到的是,就在她仰头看着天空的时候,天上突然风卷云涌,漫天霞光竟是冲她而来,瞬间将她和子衿包裹在了里面!

众人震得目瞪口呆,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觉得眼前一片光怪陆离!

而君轻暖自己,则惊骇的发现,这些霞光并不是要涌入她的身体,而是纷纷没入了九皇叔上次给她的那块令牌!

君轻暖从怀中拿出那块令牌来,却发现这霞光竟是数没入了令牌中央那个“君”字!

“这是……”君轻暖震惊又疑惑,不由扭头看向子衿。

子衿也愣住了,轻轻摇头,“这块令牌……”非同凡响。

只是,究竟哪里奇怪,他却说不清楚。

而,最为震撼的,要数在另一座山峦上面遥望这边的檀寂了。

今天发生的事情,已经完超出了自己的认知。

紫气东来天降祥瑞,这也就罢了,毕竟历代帝王封禅,多少都一点天地异象。

只是没有这般浩大罢了。

但是,满天祥云都直冲玄女而去,就是从未见过的奇景了!

要说这些东西都是玄女故弄玄虚,他不相信。

他知道玄女就算是再厉害,也绝不可能有这种本事!

只有子染一人,举目远眺东方,轻声道,“翡翠谷有些异常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凰茯一愣:难道,这里的变化还和翡翠谷有什么牵连吗!(还有3章,晚上出来。这段修了好几次,疯狂查资料太难写了。大家见谅一下。今天还是一万字。爆更的事情就别问我啦,系统改版,上面安排临时变动,后台控制更新量的。)